吕澄先生问学一瞥

娱乐频道 2020-03-2672未知admin

  吕澄先生,大画家吕凤子的三弟。6年生于江苏丹阳县,先学经济,后在欧阳渐的金陵刻经处学习,继去日本习美术,任过上海美专的教务长。1年以后至前几年去世,他的主要工作是研究。1955年应斯里兰卡总理之请,主持组织编写英文佛教百科全书中国部分,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科学部学部委员,突出业绩在中国佛教和印度方面,兼及众科。他博闻强记、慧眼卓识、淡泊宁逸、立旨高远、著述甚丰。

  我只能作“一瞥”。而且,这“一瞥”不是高屋建瓴、抓其要旨的,而是仰视式、10年前在园其子寓所专程拜会求教“笔记”的一个组成部分。

  1985年6月,我去武大看望刘纲纪教授,告之即将赴京,进北大。刘先生教我:暑期先去,吕先生正在,采访他,写出一篇有资料性的学术专访,帮助人们认识世纪初的美学状况。我遵嘱去京,去园,通过教务处、人事处找到吕老的儿子、儿媳,与吕老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一月后在北大写成访问记,并请吕老审定。遗憾的是,约发此文的编辑说,文悉后失。今冬搬家,从学龄时代的学术笔记中看到专访吕老的“片断”,觉得有的地方还有点意思,才记于斯,以遂一愿。

  吕澄在日本学美术,重点是美学理论和美术史。他说:“美学”这两个字,从日本翻译过来,沿用至今,与欧洲人的“Aesthetics”(应译为“审美学”)不同,那时美学主要研究艺术,艺术的英文词“Art”与美术是同一个词,所以侧重研究美术,不像现在多是中文系的人从文学和文学理论方面研究美学,也不像欧洲多是从哲学方面研究美学。

  世纪之交,中国不少青年人去日本和法国学习美术,由此形成了两支队伍。游学日本的有:高剑父、高奇峰兄弟、李叔同、陈师曾、陈抱一、吕凤子、朱屺瞻、丰子恺、陈之佛、傅抱石、关良、沈福文、汪亚尘等人;留国的有:吴法鼎、林风眠、徐悲鸿、李金发、傅雷、潘玉良、刘开渠、常书鸿、唐一禾、司徒乔、吴作人、艾青、吴冠中、秦宣夫等人。徐悲鸿是去过日本和法国的人。特点是:在日本可学西洋画,也可学东方对西洋画的;到法国可以直接学西洋画。

  五四新文化时,蔡元培、陈独秀、鲁迅和吕澄等对“美术”出力较多。1917年,吕先生和陈独秀在《新青年》上以书信方式“美术”。吕先生重点的是两种倾向:一是画传统画的弊端,一是画西洋画不得真谛,徒学皮毛,迎合庸俗之人的好色。他特别提到当时对上海仕女画的,那些仕女画面目性格不明,四肢不全,肉感,很不像话,有的似是而非的教授,以一知半解之论,介绍西洋画法,青年。他主张,革这些不良画风之命,美术真谛,印证东西新旧各种美术,,于优异处发扬光大。陈独秀是新文化旗手,也是文章快手,他写的《美术答吕》,振聋发聩,他提出,改良中国画,必须采用写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传统的“临”“摹”“仿”“抚”的作法,他说:“像这样的画学正,像这样上盲目的偶像,若不,实是输入写实主义,改良中国画的最大障碍。”吕先生认为,陈独秀的论点虽有失偏激,但他高处振臂一呼,效果奇特,促进了中国画的写实主义创作方法的发展。吕先生持论虽公允,但是学者之言,没有像陈独秀文章那样的力度和效应。

  吕澄先生由美术、美学而进入教研究,著有《佛典泛论》、《佛教研究法》、《印度佛教史略》、《因明纲要》、《原论》、《新源汉文犬藏经目录》、《印度源流略讲》、《中国源流略讲》等。他的后两种书,是1961年受学部委托举办研究班的讲稿,条分缕析,言简意赅,要义宏旨,深入浅出,很有意味。

  蔡元培先生在哲学、历史、文艺、美学、教育、诸多方面有相当造诣;关乎教,有著名的“以美育代教”说,美育研究尚多,教研究实在太少,可能是教要被“取代”,或时间精力不够用的缘故。蔡元培1917年在神州学会上专题做了“以美育代教说”的,发表在当年的《新青年》上,以后多次宣传过这个观点,影响很大。

  吕澄先生说:蔡元培先生是教育家,突出美育,有进步意义。旧时的教育,“五经”等,很少注重学生的美育问题。以蔡先生前清翰林的身份和北大校长、教育总长的名义,美育,这在历史上是先进的,在今天仍然有价值。蔡先生是美学家,从美学、哲学、文艺学等方面论述美育的性、普及性、进步性,有深度和科学意义。但是,教值得学习和研究,教中有不少糟粕,也有许多精华,教对人生和人类也有价值和意义,不是随便能被“取代”的,蔡先生受古典哲学和美学影响很深,他的论述与康德、黑格尔的许多思想相近似。教发展是一个历史过程,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被“取代”,恐怕要做专门研究,至少这个世纪和下个世纪美育不可能代替教。教、美学、文艺,都是经济基础之上的意识形态,各有各的存在价值,能不能互相取代,用什么取代,取代后会怎样,这种取代有没有实际意义,都要专门研究。教界很多人很尊重蔡先生,钦慕他的文章,他的这个观点,有不少人有意见。五四时期有一种直率的学风,有时有说话持论走火的时候。蔡先生1921年与《少年中国》的周太玄《关于教问题的谈话》,没淡什么教问题,还是“美育代教”问题,当然可以理解为谈教衰亡问题,而且说“教之不能不日就衰亡”,这个结论是不好下的。我们响应蔡先生的美育召,难以认同他的“美育代教说”。

  我相信,这种认识仍然是率直的,美学界的率直学风,成为20世纪的一种学术品格。

  中国最早出版的美学专业的书,是1920年出版的刘仁航译的日本高山林次郎写的《近世美学》。二十年代,是美学全面开始启动并的时期。王国维、蔡元培、吕澄、黄忏华、陈望道、范寿康、朱光潜、自华、邓以蛰等人。都相继开始了美学的翻译、介绍、推广、研究和著述工作。吕是二十年代最值得重视的一位专业美学工作者,他的《美学概论》(1923年)是中国最早的美学著作,《美学浅说》、《现代美学》、《西洋美术史》和《色彩学纲要》都是筚蓝缕之作。

  吕澄先生重视朱光潜先生的美学著述。他说,朱先生美学活动的重要时期是三十年代,而且几十年如一日美学的翻译、介绍、研究,是这个世纪在美学上用功最多、影响最大的专家,三十年代他出版和讲授了《文艺心理学》、《心理学》、《谈美》、《诗论》等,更多的是从西文的、心理学的、文学方面入手研究美学,他本人更多的是从日文中译介的、哲学的、美术方面介绍美学,后来他和不少人转业了,朱先生则一以贯之,锲而不舍,成就斐然。

  五十年代,朱光潜先生对他过去的美学思想和文艺思想进行的“检讨”,1956年在《文艺报》上发表2万字的《我的文艺思想的性》,影响很大,哲学界和教界的不少人都看过这篇文章,为他捏把汗。朱先生是位真诚的学者,他检讨自己的文艺思想像评论一位学者的文艺思想那样理直气壮;有的人还认为他检讨的不彻底。其实,像朱先生这样的学者进行检讨、、反思,已经是对新很大支持和贡献,不能苛求。在学术思想上,任何人都有不断检讨、、反思、进步、发展的问题,这是另外一回事。朱先生通过这次检讨后,美学思想和文艺愚想整体上转到主义的学说上来,写出了许多东西,特别是五十年代美学大讨论中的文章和美学史方面的著作,为一般学者所不能为。那个时候,要求学术界从旧过来的知名学者“检讨”,刮起了“检讨风”。但像冯友兰、朱光潜等过去形成了系统哲学思想、文艺思想的人,通过“检讨”,用新的思想武器改变旧的,以后几十年写作生涯中系统地贯彻到底,确实需要大家风范、严谨扎实学风和深厚的学术;底子厚才能来得快来得系统。

  吕先生比朱先生年长1岁,都是同辈人,同辈学者之间相知相敬如斯,值得后世学习。吕先生19辞世,朱先生1986年仙去,在这个世纪都生活了90年左右,为这个世纪的中国哲学、教、美学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是世纪性、国际性的大学问家。

  吕澄先生退休后,身体一直不错。我看他时,已近90岁,个子不高,两眼炯炯有神,形象与北大的温儒敏教授颇为相像。他儿媳说,吕老有时还,养气调息,生活俭朴,不从事写作了。我去时,他正在看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我们顺便谈起郭沫若及其《李白与杜甫》。

  吕老说:郭沫若是位大才子,可以称之为有天才的大诗人、大学者和大手笔,很多人愿意读他的诗和著作。他写得多,用笔勤,学问深,范围广,才气足,一般作家和学者难与他相比肩。这样的人物,我们国家太少了。白华先生在1920年出版的《三叶集》中说郭沫若有Iyrieal的天才。我想这不是什么客气话。这样的人才越多,我们的文化事业就越发达。

  《李白与杜甫》1971年由文学出版社印行后,反映强烈,连续重印。几年后风云变化,这本书受到多方面的,主要其中有的论点牵强附会。

  吕老说:好久没看到研究李杜的文字,郭沫若这本书很有意思,很漂亮,像他的书法一样,才气洋溢,不可以对待平常学者态度看待他的东西。这本书关于李白生于亚细亚的碎叶城(今哈萨克境内的托克马克)的考证,不仅有学术价值,亦有意义。至于郭沫若扬李抑杜,抬举李白,与郭本人喜欢才气十足的诗人有关系。扬李抑杜,扬杜抑李,一千多年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能像有的文章说的那样是郭沫若的。这也不是郭沫若的发明。有人接受不了这本书有的观点,其中重要的可能是“”中的一些东西往杜甫身上套。用阶级、方法研究历史,是郭沫若的强项,他的《中国古代研究》、《奴隶制时代》、《十书》、《青铜时代》都不同程度地采用这些方法。《李白与杜甫》也这样,问题是走得更远些、失误多点,在那样的年代,郭沫若做学问,大诗人研究唐朝两位大诗人,不容易,可传为佳话。《郭沫若全集》把它收入历史卷,说明这本书有历史价值。

  吕先生在温婉深厚之中畅所欲言,平淡之中意趣风生。全然没有老态。时至今日,吕老那双澄澈、明亮、亦佛亦儒的眼光,回眸之间就在眼帘。在他百岁之日,记上片言,作此小文,以为纪念。吕澄的美学述介,已尽其历史之责,牵引出后代盘盘珠宝;其教学尤其是研究,将流芳百世,不废江河流。

原文标题:吕澄先生问学一瞥 网址:http://www.gunfollow.com/yulepindao/2020/0326/1085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脚踏实地新闻网 www.gunfollow.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