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被误读的寿镜吾先生 常作印

星座频道 2020-06-0160未知admin

  河南师范大学文学学士,曾任中学语文教师、儿童读经教师,季谦教育中心(白羊沟)培训学校读经师资培训资深教师,师事全球儿童读经教育首倡者王财贵教授,儒者、读经教育实践者,郑州道中书院创办人。

  寿镜吾,何许人也?答:寿镜吾,名怀鉴,镜湖,清道光二十九年八月初八(公历1849年9月24日)生于绍兴,鲁迅的启蒙老师、三味书屋业主兼教授,性格耿直,品行端正,在绍兴城里有口皆碑。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以“极方正、质朴、博学”传其为人,但被我等后学解读为百草园的者和的封建教育。

  我上中学时,语文老师在讲《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的寿镜吾时,语气极具性和权威性。老师认为,寿镜吾老先生不自觉地为旧制度效劳,是旧教育制度的执行者。他不懂得少年儿童的心理,他没有像长妈妈那样能够抓住儿童的心,他也没有像闰土的父亲那样耐心诚恳地回答儿童提出的问题,而是不看教育对象的心理特点,学生的提问,混灭他们的求知欲,这些都是错误的教学态度与教学方法。

  后来等我教书之后,才明白我的老师是照搬教参上观点。不过这一观点在当时的确是标准答案。那时普遍认为,寿镜吾既是封建教育,当然得并踏上一万只脚。所以,长久以来,都把鲁迅写寿镜吾读书的情景,视为封建教育苍白的的穷形尽相。

  随着年岁的痴长,对事物的理解也开始学着用自己的脑袋思考了。重读鲁迅,我发现,鲁迅先生对百草园固然喜爱,对三味书屋又何尝不是深情绵绵?对长妈妈和闰土一往情深,对寿镜吾先生又何尝不是有加呢?

  他从先人手里接过教鞭,一挥就是60年。仅仅从启蒙了周氏一门的鲁迅、周作人这一点来看,寿镜吾就为中国新文学创下了殊勋伟业。其实,他自己的子孙们也几乎个个是鸿儒,只是因为遵守祖训,一心在三味书屋教书,所以才默默无闻。20世纪30年代,寿镜吾的一个名叫寿孝天的侄子偶然走出书屋,一下子就轰动了中国文化界,他与人合作编写了《辞源》。

  他非常节俭,夏天只备一件夏布衣衫,挂在墙上,与两个儿子共穿。尽管如此,但他从不赤膊会客。有一次,新台门周藕琴来访,正逢大热天,他正好赤膊在家,匆忙之中一时间找不到长衫,正好天井里晒着一件皮袍,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披在身上。藕琴见此,马上猜到了几分,连忙口中称热脱掉了长衫,想让老先生把皮袍脱下。寿镜吾却不脱,连说:“赤膊见客!赤膊见客!”周藕琴见此只好赶紧告辞。

  他学问渊博,厌恶。寿镜吾老先生遵守父训,立志不当官,自二十岁(同治八年,即1869年)中了秀才以后,就再也没有去应试,而是一生坐馆授徒。不但如此,他也反对和儿子去参加科举考试和当官。他不允许小儿子去赶考,甚至把他锁在楼上,每顿饭菜都叫人给送去。结果他的小儿子用麻绳绑在窗门上,缘绳而下,逃出了楼,终于去了,考取了朝考一等第一名,当上了省农安县的知县。寿镜吾老先生就骂他不孝,骂了好长一个时期。

  大概吴越是山水鱼米之乡,读书人家里若有些小的产业,不至于过不去、非要去当官不可。再加上清朝混乱,寿老先生对清末的是深恶痛绝的,认为切莫去做官,即使做了官也是昏官。在当时这种遁世退却、不合浊流的态度是可贵的,联系“三味书屋”的命名,很能看出老先生的正直、善良。这对于他的学生,如后来成为反封建的猛士的鲁迅先生,大概不会没有影响吧!

  三味书屋只收学生八个,而且非常严格,要经熟人介绍,寿先生上门目测,同意了,才可以来读书,并且学生要自带桌椅。鲁迅对三味书屋的求学生涯常珍惜、充满好感的,学习十分用功,因此成绩非常优异。寿先生很看重鲁迅,而鲁迅在寿先生的辛勤下,古典文学知识越来越扎实,文化素养也越来越高。鲁迅对三味书屋的教书先生寿镜吾老先生更是一生中满怀关系亲密。鲁迅说:“我对他很,因为我早听到,他是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自7年离开三味书屋后,鲁迅“和他保持着经常的联系:寿镜吾亲送陈年米至周家”(周建人)。鲁迅去南京、东京等地求学后,每次回绍兴时,都会去拜见寿镜吾先生。即使是1906年鲁迅奉母命回家与朱安完婚,在绍兴只逗留了四天,鲁迅还是抽空去探望了年逾花甲的寿镜吾先生。寿镜吾的孙子寿宁先生曾回忆:“鲁迅每年春节前,总是用大红八行笺给我祖父写拜年信,都是恭恭正正的小楷,以镜吾夫子大人函丈,敬禀者为开头,以敬请福安为结尾,下具受业周树人顿首百拜之类的线年鲁迅写就《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时,寿镜吾还健在,但已是77岁的暮年老人了。

  因此,鲁迅不可能在自己的作品中表达三味书屋生活的痛苦,更不可能一位当时还的他一生都非常的。

  过去我们常常将本文的主题理解成是鲁迅对封建教育制度的与,认为作者在文中深刻地、了的封建教育制度对孩子身心发展的与。在这样的视野中,文中写的百草园的生活和三味书屋的生活,被认为是作者有意进行的童趣和枯燥两种不同生活的对比,快乐和痛苦两种不同情感的对比。其实,这是对作品严重错误的解读。

  一切文学皆人学。作品,我们首先要研究作者和作者所处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写于1926年9月,当时鲁迅已经46岁。而此时年轻的女学生许广平走进了她的生活,两人不久就碰撞出爱情的火花。面对这种感情,鲁迅曾一度不安,但不久还是坠入热恋的爱河。对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以往的和解读中,恰恰忽视了这一个关键的地方,那就是,他又有一个特殊的隐含读者当时正与鲁迅热恋的许广平。

  联系鲁迅当时生活背景,我们不难出,《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鲁迅写给自己挚爱的女人许广平看的,是一个男人写给自己恋人的絮语,是46岁的鲁迅清理自己的人生历程、消除内心的一种情感与心灵慰籍的文字。文中的叙述情感是的,无论百草园生活和三味书屋生活,作者都是以一种愉快与诗意的语调,叙述自己小时侯读书生涯的趣事,贯穿全文的是一种欢快、温馨的情感,而非我们过去理解的文中有两种情感快乐与痛苦。

  所以,了解了当时鲁迅的写作背景,所谓“两种情感说”的错读也就了,那种认为作品对寿镜吾先生的之说也就更站不脚了。(请参考本人另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恋人絮语”》)

  鲁迅在文中写道“第二次行礼时,先生便和蔼地在一旁答礼。我对他很,因为我早就听到,他是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对照课文,先生的和蔼方正,屋后的梅园,寿先生“不常用戒尺”,“不常有罚跪的规则”,连孔子的牌位也没有, 这都让人想起那个的“仁”字,先生以呤诵“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的远近是以心灵为前提,掬水月在手,只要心存爱意,便能“仁至义现”。

  这些也从侧面反映了他的宽厚和蔼和和鲁迅对他的尊敬,又何来寿先生之意?寿先生的言行这情景总令我想到现在的教师,板着面孔,高举心理“大棒”,让学生教材上一些垃圾和稻草之文,让学生背书的唯一理由是“应付考试”,而忽视自己和学生的修身,这一点,和寿先生相比,不知要差多少。现代的一些教师虽手中已无戒尺,但学生的手段不知要高明于寿先生几倍,学生的程度不知要高于寿先生几何?

  “先生自己也念书。后来,我们的声音低下去了,静下去了,只有他还大声朗读着: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淋漓噫,千杯未醉嗬﹏﹏”“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 ”;金叵罗,淋漓噫,千杯未醉嗬﹏﹏”出自清人刘翰的《用置酒三垂岗赋》引文中的声浪表声音起伏,持续不断“噫”、“嗬”指念书时加在句尾用来加强感情的声音,意思是:拿着铁如意,指挥比划,潇洒自如。用金杯喝酒,痛快淋漓,喝得很多而未醉。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寿镜吾先生自甘淡泊的情感。他如醉如痴的情态是那么投入。从内容上看,而入醉的不是什么所谓情致高雅的正诗文,倒是那种充满狂放情致的近代诗赋。从这里,我们可以深刻地感受到寿镜吾先生潜心从事蒙学教育,远离,自甘淡泊的正直的知识的清白品格。一个被我们现代人认为满脑子“纲常礼教”的人,在面对知识时,却能放弃尊者的架子,与学生一同沉醉在知识的美好中,这与我们现在提倡与学生共同面对知识,共享人类文化,共为教肓成败负责,强调学生学和教师教的过程,都必须体现为师生人格的互动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所以想起被误读的寿镜吾先生,又是我们深感。因为我深感:我们现代许多教师根本不如被我们的这一位“封建老朽”!

  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已经教过几遍了,每教一次都有新的收获,可谓“温故而知新”了。但是关于“三味书屋”到底有哪三味呢?却是近几年才知道的。原来没有思考,原因是教参上说鲁迅写“三味书屋”是封建教育对他的。所以老师们也是这么教的,自然对寿镜吾的“三味书屋”不屑一顾。再次走进“三味书屋”,我才惊讶地发现鲁迅的启蒙老师寿镜吾先生确实一个难得的好老师,“三味”的境界是如此高远。鲁迅从12岁到18岁从师先生,窃认为如果没有这六年深厚的国学基础,恐怕真的没有现代文学巨匠鲁迅了。

  还是先从“三味书屋”的名字开始认识说起吧,也顺便了解它的主人寿镜吾先生。“三味书屋”是清嘉靖年间,由寿镜吾先生的祖父寿峰岚买下此屋,并将其匾改写为“三味书屋”(原来叫“三余书屋”)

  其一:依据寿镜吾先生的次子寿洙邻(他教过鲁迅的弟弟周作人、周建人)回忆说:“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肴馔,诸子百家,味如醯醢。但此典出于何处,已难查找。”意思是说,读书就要读经、读史、读诸子百家,并且就像一个人每天都离不开主食(“稻粱”)、蔬菜(“肴馔”)以及各种调味品(“醯醢”读作xīhǎi)这“三味”一样。这一解释,强调了读书的范围及其重要意义。此说影响甚大,鲁迅的三弟周建人也倾向此说,此说强调了“粮食”的重要。

  其二,寿镜吾先生的孙子寿宇,不认同上一说法。他说:“我小的时候,我祖父寿镜吾亲口对我说,三味是指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布衣指的是老百姓,布衣暖就是甘当老百姓,不去当官做老爷;菜根香就是满足于粗茶淡饭,不向往于山珍海味的享受;诗书滋味长就是认真体会诗书的内容,从而获得深长的滋味。” 此说重在“淡泊”。

  我就只读书,正午习字,晚上对课。先生最初这几天对我很严厉,后来却好起来了,不过给我读的书渐渐加多,对课也渐渐地加上字去,从三言到五言,终于到七言。三味书屋后面也有一个园,虽然小,但在那里也可以爬上花坛支折蜡梅花,在地上或桂花树上寻蝉蜕。最好的工作是捉了苍蝇喂蚂蚁,静悄悄地没有声音。然而同窗们到园里的太多,太久,可就不行了,先生在书里便大叫起来:“人都到那里去了?!”

  人们便一个一个陆续走回去;一同回去,也不行的。他有一条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罚跪的规则,但也不常用,普通总不过瞪几眼,大声道:

  于是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有念“仁远乎哉我欲仁至矣”的,有念“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的,有念“上九潜龙勿用”的,有念“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的。先生自己也念书。后来,我们的声音便低下去,静下去了,只有他还大声朗读着:

  从鲁迅的表述可以看出先生除了读《》《五经》类经典外,还注意书法的,也教画画,也尊重儿童的年龄特点,课间给学生玩的时间,让学生快乐起来,当然是不能玩很久的,否则就耽误学业了。我们现在的休息不也是十分钟吗?先生教学遵循了语文的基本规律,,反复地读。而这一些也是语文课堂所缺少的。先生自己读书能够醉心忘我“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因为读到这里,他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

  作为语文老师真的要向先生学习呀。谁能达到你读书的境界呢?我们也不得不反思自己为何没有培养出世界级的文学呢?

  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在中学时就学过,以后也曾多次读过。但鲁迅读书的这个地方,为什么叫三味书屋?三味书屋原称三余书屋,匾额系清朝著名书法家梁同书所书。它取义于《三国志》裴松之注,即董遇所说;为学当以三余,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晴之余。意思是要人们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发奋学习。宋人苏轼对董遇的三余之说甚为赞赏,曾作诗抒发利用空余时间读书的乐趣:此生有味在三余。据此,鲁迅的老师寿镜吾的祖父寿峰岚就将三余改成三味。现在三味书屋中匾上的味字已不是梁同书的手迹。但寿镜吾的次子寿洙邻提出:若三味取义,幼时听父兄传言,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肴馔,诸子百家,味如酰醢(音xi hai,指酱醋等调料)但已忘其出于何书至今查不着了。后来有人考证说:三味源出自《李淑书目》。李淑曰:诗书为之太羹,史为杂俎,子为酰醢,是为书三味。而寿镜吾的孙子寿宇则认为三味应是: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他说:祖父解释说:布衣就是老百姓,布衣暖就是甘当老百姓,不去当官作老爷;菜根香就是满足于粗茶淡饭,不羡慕山珍海味的享受;诗书滋味长就是认真体会诗书的内容,从而获得深长的滋味。由此可见三味书屋的三味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是;粮食、蔬菜、佐料。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肴馔,诸子百家味如酰醢。那时的书屋没有语文、没有数学、没有、没有外语、没有历史、没有地理,更没有物理、化学和生物之类,所以诗和史就成了主科。而现在科学发达了进步了,如果再用;诗、史、子作为学校里学生们学习的三味,显然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了。所以到了今天我们似乎也可以作这样的理解。读教科书味如稻粱,这是不能不吃的粮食;读文学作品味如肴馔,这是不能缺少的蔬菜;而读百科知识就味如酰醢,这是不能没有的调料。这三者,粮食是基本,蔬菜是补充,调料是。有主有次,但缺一不可。另一种是;布衣、菜根、诗书。因为寿镜吾确实对他的孩子寿宇等说过这样的话:布衣暖就是甘当老百姓,不去当官作老爷;菜根香就是满足于粗茶淡饭,不羡慕山珍海味的享受;诗书滋味长就是认真体会诗书的内容,从而获得深长的滋味。但寿镜吾在这里所讲的,已经超出了三味书屋的范围,而是三味人生。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追求这样的人生境界,满足于粗茶淡饭,不望做官当老爷,同时又能勤奋学习。我觉得三余书屋的名字也很不错。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晴之余,说得多么好啊!现在很多人都在喊忙,其实少开会就是会之余,少应酬就是酬之余,少看电视就是视之余,少打麻将就是麻之余,只要去找总是会有时间读书和学习的。人生之味只能靠自己去品味。来源:

  博主的线.我们对传统文化、传统教育的和,一方面是由于不了解、知之不多,但更多的则是以来我们受“左”的教育造成的。2.鲁迅先生关于“三味书屋”的这段文字,虽不多,但却是我们了解古代私塾教育教法直接而生动的材料。简言之,要点有下:

  ①古代私塾中,学生的占了绝大部分时间,塾师一般是不的。这与如今语文课堂上几乎听不到学生的读书声,是截然不同的。

  ②学生的内容不尽相同,这才是真正一对一的个别教学、“因材施教”,这才是对学生学习主体性、差异性的尊重。

  ③师生均,重视吟诵,这才是语文教学的最高境界,是真正的“教学相长”,师生共同进步。

原文标题:转)被误读的寿镜吾先生 常作印 网址:http://www.gunfollow.com/xingzuopindao/2020/0601/2798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脚踏实地新闻网 www.gunfollow.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