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丁丁最高发布2020年十大毒品(涉毒)犯罪典型案例

体育频道 2020-07-10108未知admin

  “6.26”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为充分依法从处毒品犯罪的政策立场,最高相关部门从全国范围内收集、整理了10件2019年以来审结的毒品犯罪和吸毒诱发次生犯罪的典型案例。其中,3件案例分别是:吴筹、吴海柱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案,周新林运输毒品案,故意案;另7件案例分别是:刘勇等贩卖、制造毒品案,祝浩走私、运输毒品案,卞晨晨等贩卖毒品、非法利用信息网络案,铄贩卖毒品案,邹火生引诱他人吸毒、案,陈德胜容留他人吸毒案,吕晓春等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案。这些案例从多个角度体现了当前毒品犯罪案件的特点,也阐述了对相关类型毒品犯罪案件的法律适用和政策把握标准。

  案例一:吴筹、吴海柱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案——纠集多人制造、运输、贩卖毒品数量特别巨大、及其严重

  2015年11月,被告人吴筹、吴海柱与吴某甲(在逃)、健(同案被告人,已)等在广东省陆丰市共同出资制造甲基(),吴某甲纠集陈江彬、吴佳瑞(均系同案被告人,已)参与。后吴筹等人租下广东省四会市的一处厂作为制毒工场,并将制毒原料、工人从陆丰市运到该处,开始制造甲基。

  同年12月5日凌晨,被告人吴筹、吴海柱和吴某甲健、陈江彬驾车将制出的24箱甲基运往高速公入口处,将车交给吴佳瑞开往广东省惠来县。吴海柱、陈江彬与吴筹、吴某甲分别驾车在前探。后吴海柱吴佳瑞在惠来县隆江镇卸下7箱毒品交给他人贩卖,另转移4箱毒品到自己车上。吴佳瑞将车开到陆丰市甲子镇,吴某乙(另案处理)取走该车上剩余的13箱毒品用于贩卖。

  同月10日,被告人吴筹经与吴某甲、吴某乙等密谋后,由健从制毒工场装载7箱甲基前往广东省东莞市,将毒品交给吴某乙联系的买家派来的接货人刘某某、张某某(均另案处理)。次日零时许,刘、张二人驾车行至广州市被截获,当场从车内查获上述7箱甲基,共约192千克。

  同月10日左右,被告人吴海柱在陆丰市甲子镇经林庭(同案被告人,已)介绍,与纪某某(在逃)商定交易550千克甲基,并收取定金港币20万元。同月16日22时许,吴海柱、林庭、纪某某等在广东省肇庆市经“验货”确定交易后,陈江彬驾驶纪某某的车到制毒工场装载甲基,后将车停放在肇庆市某酒店停车场。次日凌晨,在四会市某高速公桥底处抓获吴筹等人,在制毒工场抓获吴海柱等人。在上述酒店停车场纪某某的车内查获15箱甲基,在制毒工场的汽车内查获6箱和3编织袋甲基,上述甲基共约830千克。另在制毒工场内查获约882千克含甲基成分的灰白色固液混合物及若干制毒原料、制毒工具。

  本案由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一审,广东省高级二审。最高对本案进行了复核。

  认为,被告人吴筹、吴海柱他人制造甲基,并将制出的毒品予以运输、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吴筹、吴海柱纠集多人制造、运输、贩卖毒品,数量特别巨大,危害极大,极其严重。在共同犯罪中,二被告人均系最为突出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组织、指挥和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吴筹、吴海柱均判处并核准,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

  近年来,我国面临境外毒品渗透和国内制毒犯罪蔓延的双重压力,特别是制造毒品犯罪形势严峻,在个别地区尤为突出。本案就是一起大量制造甲基后予以运输、贩卖的典型案例。男丁丁被告人吴筹、吴海柱纠集多人参与犯罪,在选定的制毒工场制出毒品后组织运输、联系贩卖,形成“产供销一条龙”式犯罪链条。吴筹、吴海柱犯罪所涉毒品数量特别巨大,仅查获的甲基成品即达1多,另查获800余千克毒品半成品,还有大量毒品已流入,危害极大,极其严重。依法对二人均,体现了对制造毒品类源头性犯罪的立场。

  案例二:周新林运输毒品案——他人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且系累犯,极其严重

  被告人周新林,男,汉族,1978年9月12日出生,农民。2005年6月28日因犯罪、非法持有罪被判处十四年,并处罚金币十三万元,2012年10月30日被假释,假释期至2015年7月3日止。

  2015年7月12日,被告人周新林与刘满生(同案被告人,已)在云南省景洪市某小区用于藏匿毒品。同年8月,周新林经与毒品上家联系,刘满生前往小勐拉“验货”,后二人两次驾驶事先专门购买的两辆汽车前往景洪市嘎洒镇附近接取毒品,运至上述藏匿。同月10日,在该内查获甲基片剂(俗称“”)40490克,并于次日抓获周、刘二人。

  本案由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一审,云南省高级二审。最高对本案进行了复核。

  认为,被告人周新林非法运输甲基片剂,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周新林纠集同案被告人刘满生共同购买运毒车辆、租用屋,共同前往境外查验毒品并接取、藏匿毒品,单独与上家联系,系主犯,且在共同犯罪中更大,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周新林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危害极大,极其严重,且其曾因犯罪被判处以罚,在假释期满的当月再犯应当判处以罚之罪,系累犯,主观恶性深,人身性大,应依法从重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周新林判处并核准,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

  西南地区临近“金三角”,一直是我国境外毒品输入、渗透的重点地区,从云南走私毒品入境并往内地省份扩散是该地区毒品犯罪的重要方式,也是历来重点打击的源头性毒品犯罪。本案就是一起境外“验货”、境内运输并藏匿毒品的典型案例。被告人周新林他人专门购车用于运毒、专门用于、出境查验毒品、联系上家接取毒品,涉案毒品数量特别巨大,且其曾因犯罪被判处重刑,假释期满后又迅即实施毒品犯罪,系累犯,主观恶性深,不堪。根据在案,周新林涉嫌为贩卖而运输毒品,这种情形不同于单纯受、雇用为他人运输毒品,量刑时应体现从严。

  案例三:刘勇等贩卖、制造毒品案——制造、贩卖芬太尼等多种,依法

  被告人杨江萃、红、梁丁丁、于淼,均系被告人王凤玺、夏增玺经营的业务员。

  2017年5月,被告人刘勇、蒋菊华共谋由刘勇制造芬太尼等毒品,由蒋菊华联系客户贩卖,后蒋菊华为刘勇提供部分资金。同年10月,蒋菊华向被告人王凤玺销售刘勇制造的芬太尼285.08克。同年12月5日,抓获刘勇,后从刘勇在江苏省常州市租用的实验室查获芬太尼5017.8克、去甲西泮3383.16克、41.9克、阿普5012.96克等毒品及制毒设备、原料,从刘勇位于上海市的租住处查获芬太尼6554.6克及化学品、原料。

  2016年11月以来,被告人王凤玺、夏增玺成立并招聘被告人杨江萃、红、梁丁丁、于淼等人为业务员,通过互联网发布信息贩卖毒品。王凤玺先后从被告人蒋菊华处购买前述285.08克芬太尼,从被告人杨行处购买阿普991.2克,并从地方购买呋喃芬太尼等毒品。案发后,机关查获王凤玺拟通过快递寄给买家的芬太尼211.69克、呋喃芬太尼25.3克、阿普991.2克;从杨江萃处查获王凤玺存放的芬太尼73.39克、呋喃芬太尼14.23克、4-氯甲卡西酮8.33克、3,4-亚甲二氧基乙卡西酮1 920.12克;从杨行住处查获阿普6 717.4克。

  认为,被告人刘勇、蒋菊华共谋制造芬太尼等毒品并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被告人王凤玺、夏增玺、杨行、杨江萃、男丁丁红、梁丁丁、于淼明知是毒品而贩卖或帮助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刘勇、蒋菊华制造、贩卖芬太尼等毒品数量大,且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刘勇所犯极其严重,根据其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对其,缓期二年执行,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蒋菊华作用相对小于刘勇,对其判处,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王凤玺、夏增玺共同贩卖芬太尼等毒品数量大,王凤玺系主犯,但具有如实供述、立功情节,对其判处,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夏增玺系,对其判处十年,并处罚金币十万元。杨行贩卖少量毒品,对其判处二年,并处罚金币六万元。杨江萃、红、梁丁丁、于淼参与少量毒品犯罪,且均系,对四人分别判处一年八个月、一年六个月、一年四个月、六个月,并处罚金。

  芬太尼类物质当前正成为国际面临的新毒品问题,此类犯罪在我国也有所发生。为防范芬太尼类物质犯罪发展蔓延,国家相关部门在以往明确管控25种芬太尼类物质的基础上,又于2019年5月1日将芬太尼类物质列入《非药用类药品和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进行整类列管。本案系国内第一起有影响的芬太尼类物质犯罪案件,涉及芬太尼、呋喃芬太尼、阿普、去甲西泮、4-氯甲卡西酮、3,4-亚甲二氧基乙卡西酮等多种,部分属于新活性物质。根据涉案毒品的种类、数量、危害和被告人刘勇、蒋菊华、王凤玺、夏增玺犯罪的具体情节,依法对四人从处,特别是对刘勇判处执行,充分体现了对此类犯罪的有力惩处。

  案例四:祝浩走私、运输毒品案——通过手机网络接受他人雇用,走私、运输毒品数量大

  2018年12月,被告人祝浩因欠外债使用手机上网求职,在搜索到“送货”可以获得高额报酬的信息后,主动联系对方并同意“送货”。后祝浩按照对方安排,从四川省成都市经云南省昆明市来到云南省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乘坐充气皮艇偷渡出境抵达。

  2019年1月下旬,被告人祝浩从对方接取一个拉杆箱,在对方安排下回到国内,经多次换乘交通工具返回昆明市,并乘坐G286次列车前往济南市。同月27日18时许,在列车上抓获祝浩,当场从其携带的拉杆箱底部夹层内查获2包,净重2063.99克。

  认为,被告人祝浩将毒品从携带至我国境内并进行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走私、运输毒品罪。祝浩对接受雇用后偷渡到等待一月之久、仅携带一个装有衣物的拉杆箱即可获取高额报酬、途中多次更换交通工具、大多选择行走山等行为不能作出合理解释,毒品又系从其携带的拉杆箱夹层中查获,可以认定其明知是毒品而走私、运输。祝浩实施犯罪所涉毒品数量大,鉴于其系接受他人雇用走私、运输毒品,且具有初犯、偶犯等酌予从宽处罚情节,可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祝浩判处,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

  毒品犯罪为逃避处罚,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通过网络招募无案底的年轻人从境外将毒品运回内地,此类案件近年来时有发生,已成为我国毒品犯罪的一个新动向。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无案底年轻人通过手机网络接受他人雇用走私、运输毒品的案例。被告人祝浩为获取高额报酬,在网络上接受他人雇用走私、运输毒品,严重。祝浩归案后辩解其不知晓携带的拉杆箱内藏有毒品,与在案的情况不符。根据祝浩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依法对其判处,体现了对毒品犯罪的。

  案例五:卞晨晨等贩卖毒品、非法利用信息网络案——非法种植、贩卖,非法利用网络发布种植等

  2017年冬天,被告人卞晨晨提供种子给其父被告人卞士磊,卞士磊遂在其工厂宿舍及家中进行种植。自2018年1月起,卞晨晨通过微信向他人贩卖,后经与卞士磊合谋,由卞晨晨联系贩卖并收款,卞士磊将成熟的风干固化成叶成品后通过快递寄给买家。至同年10月,卞晨晨贩卖至少18次共计294克,获利13530元,其中卞士磊参与贩卖至少11次共计241克。案发后,在卞士磊处查获植株12株、叶16根。

  另查明,“园丁丁”是一个从事种植经验交流、种子及成品买卖、传授反侦查手段等非法活动的网络。被告人卞晨晨于2015年1月7日账“白振业”加入“园丁丁”,系该版主,负责管理内部教程板块,布有关知识及种植技术的主题帖19个,回帖交流种植技术1次。

  认为,被告人卞晨晨、卞士磊明知是毒品而种植、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卞晨晨、卞士磊多次贩卖,属情节严重,且二人系共同犯罪,应当按照各自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卞晨晨利用信息网络发布涉毒品违法犯罪信息,情节严重,其行为又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卞晨晨、卞士磊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认罚,可从轻处罚。对卞晨晨所犯数罪,应依法并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卞晨晨以贩卖毒品罪判处四年,并处罚金币二万五千元,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判处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四年九个月,并处罚金币三万元;对被告人卞士磊以贩卖毒品罪判处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币二万五千元。

  宣判后,在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 2019年10月29日发生法律效力。

  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各类网络、自等发展迅速,在生活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同时,一些违法犯罪利用网络便于隐匿身份、信息迅速、不受地域等特点,创建或经营管理非法、直播等,实施涉毒品违法犯罪活动。本案就是一起被告人种植、贩卖并利用非法发布相关违法犯罪信息的案例。被告人卞晨晨其父卞士磊种植,二人配合进行贩卖,卞晨晨还管理种植方法、贩卖成品的非法,同时犯两罪。依法对二被告人判处了相应刑罚。

  被告人铄,男,汉族,1985年9月15日出生,江苏省灌云县林牧业执法大队职工。

  2019年月的一天晚上,被告人铄在江苏省灌云县伊山镇王圩村卖给明甲基()约0.5克。同年10月,铄又在该县老供电门口卖给周雷甲基约0.3克。

  认为,被告人铄明知是毒品而进行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铄身为国家工作人员贩卖少量毒品,属情节严重。鉴于其有如实供述、认罚等情节,可从轻处罚。据此,对被告人铄判处三年,并处罚金币一万元。

  宣判后,在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2020年3月28日发生法律效力。

  国家工作人员本应更加自觉地毒品,男丁丁积极与毒品违法犯罪作斗争,但近年来出现了一些国家工作人员涉足毒品违法犯罪的情况,造成了不良影响。本案被告人铄系灌云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下属事业单位职工,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根据《最高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其属贩卖少量毒品“情节严重”。对铄依法判处三年,体现了对此类犯罪的。

  案例七:邹火引诱他们吸毒、——引诱他人吸毒并他人共同、依法惩处

  被告人邹火生系广东省化州市某村村民,意图引诱同村村民邹某某(另案处理)一起吸毒。2018年9月的一天,邹火生向邹某某借款购买后,当晚来到邹某某家,称吸食可消除邹某某腿部术后疼痛。邹某某表示其不会吸毒,邹火生便将放在锡纸上加热,让邹某某吸食烤出的烟雾。此后,邹某某遇腿部疼痛时便让邹火生购买一起吸食。

  同年11月的一天晚上,被告人邹火生和邹某某发作,但无钱购买毒品。经邹火生提议,二人潜入同村一村民家窃得一台液晶电视机。次日,邹火生将电视机销赃得款400元,用其中100元购买,与邹某某一起吸食。

  认为,被告人邹火生引诱他人吸食毒品,其行为已构成引诱他人吸毒罪;邹火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他人入户财物,其行为又构成罪。鉴于邹火生如实供述自己的,并当庭,可从轻处罚。对邹火生所犯数罪,应依法并罚。据此,对邹火生以引诱他人吸毒罪判处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币二千元;以罪判处七个月,并处罚金币一千元,决定执行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币三千元。

  宣判后,在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2019年4月30日发生法律效力。

  吸毒成瘾不仅损害身体健康,高额的支出也会造成经济困境,诱使吸毒者实施盗抢等侵财犯罪。我国刑法对引诱、、他人吸毒罪没有设置数量、情节等入罪条件,故实施此类行为的一般均应追究刑事责任。本案就是一起引诱他人吸毒后又共同实施侵财犯罪的典型案例。被告人邹火生以吸毒可以消除病痛为由引诱同村村民吸食,为购买毒品又其共同入户财物,较为突出地体现了吸毒诱发犯罪的危害。根据邹火生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依法对其判处了刑罚。

  2018年5月12日晚,被告人陈德胜为给女朋友黄某某(未成年人)庆祝生日,在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一音乐会所的间内容留张某某、林某某及14名未成年人吸食(俗称“”)。当日22时许,在该间将陈德胜、黄某某及上述16名吸毒人员查获。经尿检,陈德胜及16名吸毒人员的检测结果均为阳性。

  认为,被告人陈德胜容留多名未成年人吸食毒品,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并应从重处罚;陈德胜积极参加聚众斗殴,其行为又构成聚众斗殴罪。对其所犯数罪,应依法并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陈德胜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三年,并处罚金币一万元;以聚众斗殴罪判处三年,决定执行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币一万元。

  宣判后,在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2019年8月3日发生法律效力。

  毒品具有成瘾性,一旦沾染,极易造成身体和心理的双重依赖。近年来我国容留他人吸毒案件发案率较高,吸毒人员低龄化特点也较突出。未成年智尚未成熟,更易遭受毒品侵害。本案是一起容留多名未成年人吸毒的典型案例。被告人陈德胜系在校学生,为女朋友庆祝生日时容留前来的多名未成年人一同吸毒,已从单纯的毒品者转变为毒品犯罪实施者。根据陈德胜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依法从严判罚。

  案例九:吕晓春等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案——非法买卖溴代苯丙酮、生产麻黄素,情节特别严重

  被告人吕晓春,男,汉族,1968年2月24日出生,无业。2008年1月10日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十五年,并处罚金币十万元,2015年7月6日刑满。

  被告人高俊成,男,汉族,1981年12月2日出生,务工人员。2014年6月30日因犯运输、制造毒品罪被判处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币一万元,同年11月23日刑满。

  被告人郑颖,男,汉族,1982年5月25日出生,农民。2003年11月11日因犯抢劫罪被判处六年,并处罚金币二千元。

  2017年3月,被告人吕晓春为生产麻黄素,通过网络联系被告人郑颖购买1-苯基-2-溴-1-丙酮(俗称溴代苯丙酮)200千克。后吕晓春雇用被告人高俊成参与生产,并购买制毒工具和原材料。2018年1月20日,在青岛市市北区永乐93将吕晓春、高俊成抓获,并在该处查获麻黄素5.65千克、含有麻黄素的液体104.65千克及化学制剂。后郑颖被抓获归案。

  认为,被告人吕晓春非法购买、生产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告人高俊成非法生产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被告人郑颖非法出售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吕晓春、高俊成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且均系累犯、毒品再犯,应依法从重处罚。三人均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酌予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吕晓春判处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币三万元;对被告人高俊成判处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币二万元;对被告人郑颖判处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币二万元。

  受多种因素影响,当前我国制毒物品违法犯罪问题较为突出。本案是一起比较典型的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的案例。溴代苯丙酮是合成麻黄素的重要原料,而麻黄素可用于制造毒品甲基,二者都是国家严格管控的易制毒化学品。根据《最高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被告人吕晓春、高俊成、郑颖三人实施制毒物品犯罪均属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判处相应刑罚,体现了对此类毒品犯罪的惩处。

  被告人,男,汉族,197月16日出生,湖南省新邵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职工。

  被告人自2012年开始吸毒,曾多次被和送医治疗。2016年12月21日16时许,驾车经过湖南省新邵县酿溪镇雷家坳村财兴地段时,见王某某(被害人,男,殁年7岁)背着书包在边行走,遂将其骗上车。当日21时许,驾车来到新邵县坪上镇坪新村一偏僻公上,停车后将熟睡的王某某抱下车,持菜刀连续切割、砍击王的颈部,致王颈部离断死亡。将王某某的头部和躯干分别丢进附近草丛后逃离现场。

  本案由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一审,湖南省高级二审。最高对本案进行了复核。

  认为,被告人故意非法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罪。儿童,犯罪手段,情节特别恶劣,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判处并核准,终身。

  吸毒行为具有违法性和自陷性。医学研究表明,吸毒可能对人体的大脑中枢神经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对于因吸毒导致障碍的,一般从宽处罚的理由。本案就是一起被告人吸食毒品致障碍,儿童的典型案例。被告人明知吸毒后会出现等异常,且曾多次被、送医,却仍继续吸毒。独行的7岁儿童,并将其,致其尸首分离,犯罪手段,情节特别恶劣,极其严重。依法,体现了对吸毒诱发的严重犯罪的。

原文标题:男丁丁最高发布2020年十大毒品(涉毒)犯罪典型案例 网址:http://www.gunfollow.com/tiyupindao/2020/0710/3513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脚踏实地新闻网 www.gunfollow.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